BLOG

决定去云南

没有急着去找工作,而是选择暂时寄宿在同学这做一段时间的项目。

同学留校做辅导员,暑期得指导新生军训,于是分配到了一个过渡寝室。这是一个六人寝,六楼,为新生准备的,而只住他一人。我将用得到的行李搬到了这,剩下的留在较近的另一同学那——他是保送本校的硕士生,同样有一个过渡寝室,只是不是一个人。就这样,我准备好在这过到八月了。当做我的一个临时工作室。

杭城的七月真的很热,以前寝室有空调,再热只要在空调下便成。可这一个顶楼的新生寝,太阳直晒,也没有空调,白天热得几乎整个人都要蒸发了。

军训期间,同学早出晚归,我也几乎同步了生物钟,十点多躺下,吹着热风入眠,四五点便自然醒——热醒的。然后穿着背心拖鞋开始自己的工作。下午两点左右,是热得最要命的时候,只能不停的洗脸洗手冲手臂洒水。手背却也因此长出密密麻麻许多小水泡。

我决定去云南了,就八月初。

再见,我的大学

一号项目演示,二号答辩,三号毕业生晚会,四号大组答辩。

而后是班级聚餐,完了在校门口与几个同学抱在一起互相祝福,直到忍不住痛哭流涕。喝多了,却也正好,不然没有合适的借口。

十号毕业典礼,先后拿到了毕业双证和省优证书,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晚上助班聚餐,姚老师为我们送行,都忙着找房子,只来了十人。

十一号,毕业生离校时间。09级的孩子们晚上约上我一起吃饭,平平淡淡的一个多小时,这是他们对我的送行方式,也是我希望的。回去路上,我说,来年我回来送你们。好的,一定得来。

回到寝室,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有点凄凉。

大学四年就这么结束了,画上了一个算是圆满的句号,可说实话很多事没做,我最终还是带着遗憾离开的。 再见,我的大学;你好,我的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