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客寄他乡过中秋

收到古城的朋友发来的短信,问我回去一起过中秋不。特意外特感动!客寄他乡,除了爸妈还能被人惦记,是件非常高兴的事!谁都不希望哪天自己蒸发了也没人会注意。

另外,没记错的话,今天舒绍明老师的青韵轩开张。可惜没在杭州。

马坪关-盐井

早八点从鳌凤一路徒步到马坪关十一点多,不想原路返回选择去了弥沙,后改道去盐井,穿过诺大的次森林后遇到雷阵雨!下山的路分明是水流冲刷成的小沟!整一落汤鸡!刺激得要命!差点要了命= =狼狈地借当地老乡地烤火避雨,腊腿松茸炒南瓜,吃得特香!八点半包车到沙溪已是十一点半!我们这是走了有多远!

马坪关到盐井的路上,真的是人迹罕至,沿途便能采到巴掌大的菌子!路上还琢磨着要是能采到灵芝就好了,而之后又巧看到一个偌大的黑色菌子,以为是灵芝,高兴了半天,又是照片又是鼓掌的。

回到沙溪,脚上原本就已经开裂的鞋子经过这么一折腾,已经完成了它最后的使命。

回到沙溪开始义工生活

没想到真会回到沙溪做起义工,距上次来沙溪似乎已半个多月了吧。离开古城呆呆客栈,一个月的相处,最最舍不得的还是兔子。感谢大师兄和兔子从洱海门到苍山门的一路相送。

路老先生和杨姐,还有小廖和丹丹,是我接下来这个月的亲人了。

雨过天晴便是彩虹

待了将近一个月了,这里的生活节奏那是相当得慢,似乎每雨过天晴便是彩虹。

抵达昆明

37个小时的火车硬座,也不过如此。

与同行认识的人告别后,我在另一当地女孩的指引下,买到了去大理的火车票。

在来云南之前,一直想找个驴友同行,路上好有个照应。

原本一号的票,找到人后就换成了二号的,没想却被放了鸽子。之后想着一个人上路就认了,可又没想到杭州刮起了台风,接连几天,还不是一般的大。而后的几天,天气也凉快了许多,于是退了票,就又给自己多留了几天慢慢找。

最后,还是一个人上路。一路下来,比想象的好。

昆明到大理的火车,是硬卧改的硬座——白天硬座,晚上硬卧。而它的速度奇慢——云南十八怪之一。

后记:同行的其中一位白族女孩和一位贵州小伙成了我日后在大理一起玩的伙伴。但没多久后,女孩回昆明工作了,小伙离开大理继续他的旅程了,我还一个人留在大理古城,却在呆呆客栈结交了大师兄、木兮、东东,当然还有那只名叫兔子的黑色小贵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