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Bad Days

眼因多流泪水而愈益清明,心因饱经忧患而愈益温厚。

来到沙溪已有两个月了

在沙溪已经待了两个月了,路叔十一月底要回北京过年。我就留下来替他,等快过年了把爸妈接过来一起过。既省了路叔操没人看院子心,又满足了我想多在外待一阵子的心,而且爸妈也没来过云南,顺便也可以过来玩会。

我妈还说,想把外婆也一起带过来,哈哈,那样就热闹了!

趁路叔还在这边,过几天想去云龙玩,看吧。

饯行

一个月前,丁大哥与我在大理古城的云来小馆相识,后来又先后来到沙溪做起了义工。明天他便要离开沙溪,去丽江束河。

也恰巧今天,木兮同兔子来沙溪玩,通行的还有一对长春的夫妻——周哥和李姐。

一起吃饭喝酒。由于白天刚同丁大哥徒步走完了石宝山,腿脚酸疼,他说最好一起喝点白酒,明天准好。其实不管怎样,就算不是脚酸,我也准会陪着喝点,毕竟这一别又不知何时才能再会。

第一口下肚,火烧般,使劲喝汤。之后便能够慢慢适应了。第一次。

星空

星空,美得简直要流泪。被拉去夜间“盗”文物,意外的收获。

后记:后来发现,晚上只要在没灯的地方,抬头总能看到漂亮的星空,银河也是清晰可见。但还是没有夜晚两三点时候那样的透彻。

沙溪又见双轮彩虹

下午来了场雨,之后艳阳高照,门外丹丹喊着:“小狮,快来看,彩虹!”

双道彩虹,真美,感觉就像挂在院子上方,十来分钟的时间过去,越来越清晰。真的比大理古城看到的还美。当时真的好想把这一幕分享给所有人!

用手机捕捉了几张,但终究无法真实地显现这个场景。

傈僳族

沙坪村后山的傈僳族包括族长在内只有九户,比马坪关的四十多户还夸张。